虚空猎影:第九章 越狱计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他会向联邦求援。付传鹰挑了挑眉头,难得的有了一丝少年的顽皮:然后,技术人员会跟着补给船到达孤岛监狱。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等等,为什么技术人员是跟着补给船来的?马克疑惑道:这种情况下,技术人员不应该跟着飞船过来么?

    两个原因。付传鹰伸出两个手指:第一,黑客们并没有入侵警戒机器人所在的防卫系统,大家只是入侵了监狱的生活辅助系统,为自己谋取点而福利。第二,孤岛监狱在最初设计的时候就没有设计飞船起停的空间,所以他没法起停飞船。技术人员想要过来,要么跟着官方的补给船,要么自己驾驶小型飞行器进行长途跋涉飞过来。换做是你,你会选什么?

    当然是跟着官方的补给船过来了。马克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我们在补给船返航的时候混进去?

    没错,而且这个机会很快就要来了。付传鹰从光脑的屏幕中调出一段信息:卢卡斯在一个小时前向监狱外通过话,通话的地址是联邦信息化作战部队。另外,我截获了一封从外部发进来的邮件,地址也是联邦信息化作战部队。破译的邮件内容大致是五天后,两名隶属于联邦信息化作战部队的机械师会跟随补给船到达孤岛监狱,配合监狱肃清管理网络。所以,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混入补给船而不被发现。

    现实中的**?马克的眼睛一亮。

    是的。在戒备森严的警戒系统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补给船上。付传鹰回答道。

    那不可能,除非你能入侵警戒系统,否则,是没有办法从这里走出去的。马克否定道。

    不,你错了。从建筑学上来说少年轻声地说道:这座监狱设计得并不完美

    送餐机器人在狭长的走廊上机械的前行着。走廊上很安静,惨绿的灯光投射在每一个角落,阴森森地,仿佛鬼屋。走廊的两边是一间间合金门封闭的囚室,每一座合金门上都有一个id编号,这个编号就是里面关押犯人的身份编号。合金门的底部有一个关闭的投餐口,送餐机器人没经过一间囚室便会将投餐口打开,将犯人们的食物投递进去。

    这里就是孤岛监狱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和普通的囚室不一样。这里的囚室内部只有一盏顶灯、一张床和一个马桶,没有采光窗口,也没有通风系统,这里拥有着非常优秀的静音设施,在防止犯人们互相交流的同时,这里也隐藏着非常严密地防卫措施,能够确保每一个犯人都在监狱的控制之中。

    十五分钟之后,送餐机器人到达了走廊中后段左手边的一件囚室。

    合金门上的编号是:。

    机器人在这里停了下来,机械手臂上一阵收缩,一把造型古怪的钥匙便出现在机械手臂上。机械手臂在机器人的控制下微微下移,在合金门下方的投餐口处的钥匙孔里伸了进去。

    投餐口处封闭的合金顿时分裂开来,露出了一个仅能通过一个餐盒大小的洞口。

    机器人将餐盒顺着投餐口投递了进去。正要关闭投餐口,突然,从投餐口处伸出一只手,快速的在机器人的机械臂上摸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收了回去。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地一瞬间,送餐机器人似乎没有察觉到什么,继续向下一间囚室走去,机械的打开送餐口,正准备往里面投递食物,机械臂上却突然冒起了电火花,整个机械臂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一时间,警铃大作!

    走廊天花板上瞬间冒出无数的小炮管,磁磁的冒着火光。几秒钟的时间,那个送餐机器人便被小炮管击发的脉冲炮给拆成了一堆零件。

    两分钟后,一队警戒机器人护送着一名维修工进入了重刑犯区。关闭了脉冲炮后,维修工找到了散落一地冒着青烟的零件。

    西蒙,汇报一下你那里的情况。维修工的耳机频道里传来了司务长卢卡斯的声音。

    好的长官,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监狱的重刑犯区,也是事故的发生区。受到监控系统攻击的是联邦第二代送餐机器人,编号为us。根据现场的监控情况来看,是机器人自身故障触发了故障警报,而故障警报声又触发了监控系统,从而导致机器人被监控系统摧毁。另外,这是本季度第五起送餐机器人被监控系统击毁的案子。西蒙检查着地上的零件:目前怀疑是有**了辅助机器人控制系统。但我的技术水平有限,无法锁定对方。建议向联邦请求支援。

    我已经向联邦信息化作战部队申请,调派两名机械师入驻这里。想办法将恶意破坏辅助机器人的黑客挖出来。司务长的声音一贯的严肃:另外,将监控系统的监控级别由c级提升至b级。

    收到,明白。

    与此同时,编号囚室。

    和其他的囚室不同,这件囚室始终是关着灯的。

    黑暗中隐约能感觉到,有一个人正端坐在床上,好像是在闭目修行。但是如果有灯光的话,就会发现他的手正在快速的组装着一堆机械零件,而且看样子似乎快要完成了。

    突然,他的手停止了动作,一台简易的机械便在他的手中诞生了。启动机械,一抹幽蓝的光便照在他那张雕塑般的脸上。将他的样子清晰的在黑暗中展露出来。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硬朗,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似乎心底永远有一种仇恨。

    信号搜索中

    手中的机械似乎是一台通讯设备,他认真盯着设备,嘴角的勾勒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似乎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充满了信心。

    信号搜索完毕,通讯接通中

    *****************

    刚被从电刑室释放的付传鹰躺在床上,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上过药的伤口,此刻又麻又痒仿佛有无数的小虫子在啃噬一般。少年知道那是伤口在恢复。

    入狱第八天。付传鹰怔怔的盯着天花板,心里思考着:得加快进度了。

    光脑里传来马克的声音。付传鹰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注视着光脑上马克有些关心的神情,眼眸中闪过一丝暖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