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猎影:第八章 刑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的,先生。

    埃德蒙背对着司务长,神情轻松地走出了电刑室。

    看样子,您对我的身份怀疑应该解除了。付传鹰平静的声音在电刑室内响起。

    编号。司务长突然用他那惯常冷漠的语气询问少年:你信仰上帝么?

    是的,先生。付传鹰红肿的眼睛里是清澈的眼神:我信仰上帝,因为上帝教导我如何做人,上帝要我谦卑、守信、诚实、勤劳、勇敢、自信。我信仰上帝,因为上帝赋予了我生命,赋予了我爱和情感,赋予了我旺盛的活力,赋予了我神奇的生活。

    那么,从现在开始忘记他吧。司务长再一次逼近了少年,瞪着他,继续用一本正经的官腔告诫:因为‘十诫’在这里狗屁不值。我们只有‘两诫’。

    第一条,你在这里将没有任何未来。

    那么第二条呢?

    参照第一条卢卡斯轻描淡写地说道,眼神中露出了野兽般的光芒。

    原来如此懂了简洁的回话,带着一闪而过的轻蔑语调。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监狱的电刑室传来。

    司务长卢卡斯此刻正在电刑室里,他的对面是被固定在电椅上的付传鹰。此刻的少年像离开水的鱼一般瘫坐在电椅上,浑身发颤,嘴中呢喃。虽然卢卡斯暂时停止了电刑,但剧烈的疼痛仍令他额头渗满汗水,两只手紧握扶手,眼睛紧闭,紧咬牙关。

    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卢卡斯冷静地看着受刑的少年,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来。可他看到只有害怕和沮丧。

    不要问了不要拜托了少年的声音有些哽咽。

    不再过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卢卡斯冷笑着:一个危险程度为b的犯人,而且还是在黑客领域的犯人,一个力量评估仅仅是d的少年,现在却爆发出了连警戒机器人都要忌惮的**力量。你觉得监狱会不过问?

    付传鹰沉默着。

    我已经向上级申请重新调查你的背景资料,为了孤岛监狱的安全,我会对你进行刑讯。你应该感受到了,电刑的滋味其实并不好受。卢卡斯看着少年的眼睛:说吧,你一个力量为d的囚犯怎么会拥有a级力量的。

    我少年抬起了头,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他们他们想要侵犯我。

    我问的是为什么你会拥有a级力量!卢卡斯一把揪住付传鹰的头发,恶狠狠地凑到他的面前。

    人体力量的大小和相应的肌群有关,先生。付传鹰脸上流淌着泪水,但眼神却突然间平静下来:我的肌群并不具备这样的力量。这个我相信,在我进入孤岛监狱之前会有专门的力量及危险程度的评估报告。

    所以,我才问你为什么会有a级力量。卢卡斯似乎已经失去耐心: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很难受。好了,现在我给你5分钟的时间去考虑,把我想要的答案给我。

    实际上,我也并不清楚我为什么会有a级力量。但我有一个猜测,或许可以解释这个现象。付传鹰没有等到5分钟便开口道。

    卢卡斯默不作声,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当人体在受到外界的来自精神上的强烈刺激时,肾脏是会分泌出过量的肾上腺素从而使得人体在短时间内拥有超越极限的爆发力。付传鹰注视着卢卡斯的眼睛,观察着他的反应。

    联邦有一位30多岁的母亲带着孩子在逛街,突然一辆失控的汽车把孩子撞在车底下,那位母亲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从前面把汽车抬了起来!然后成功救出自己的孩子。少年继续说道:这是发生联邦的真实事件,而且那位母亲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她在那一刻却爆发出了超越她自身的力量。

    而我少年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愿意回想那些刚发生不久的回忆:当时广场上的情况是这样的。他们想要侵犯我,我无法接受这种与我信仰相违背的行为。然后

    然后,你就瞬间拥有了a级力量,干翻了四十多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卢卡斯质问着。

    先生,我只是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孩子!付传鹰握紧了拳头,丝毫不让地看着卢卡斯:尽管我犯了错误被关押在这里,但是我还未曾遇到过这样的黑暗!他们的行为与我的信仰相悖,那个时刻,难道你要让一个虔诚的信徒去放弃和违背他的信仰吗?

    红着眼睛的付传鹰接着回忆道:他们架住了我,我无法动弹。阿尔诺想要从身后侵犯我,当他开始脱我衣服的那一刻,我只觉得大脑里似乎有一根弦断了。愤怒、恐惧、屈辱这些复杂的情绪几乎要将我击溃。我的心理当时只有一个念头

    哪怕是死亡,我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然后,我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心无杂念,不,确切的说是没有时间去思考其他的念头。我只想反抗这种暴行,反抗!

    我现在几乎已经忘记了当时反抗的细节,之记得自己在反抗,拼命地反抗。以暴制暴,以血还血,你要侵犯我,我就打死你,就是这样。

    少年抬起了头,眼睛通红的看着司务长,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只是我真的不能理解,当囚犯之间发生如此严重的伤害事件时,你们都在干什么呢?监狱的警戒机器人难道不在囚犯周围巡逻警戒?如果当时有机器人待在我的身边,如此不幸的事情本来可以避免。而你们现在不去思考自己在管理方面的缺失,却一味的向一个孩子发难。只因为这个孩子很偶然的被迫的表现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力量?

    我请求你们能对这件事进行调查。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一个过激反应的孩子身上。毕竟付传鹰盯着司务长:我只是一个孩子,哪怕我拥有a级力量,也依然不是警戒机器人的对手,不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