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猎影:第六章放风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然,目前这只是个幻想,在这些持枪警戒的机器人面前,只要他有任何的异动,警戒机器人会在第一时间将他拿下。

    狭长的通道很快就走到了尽头。一扇沉重的金属大门出现在付传鹰的面前,让他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一束幽蓝如火焰的光从大门上投射出来,照耀在付传鹰的身上。

    身份验证程序开启,请保持静止。冰冷地机器的声音,听不出一丝丝的情绪。付传鹰静静地站着,任光束将自己扫描了一遍。

    身份核对无误,大门开启中。金属大门在机器的声音中缓缓开启。付传鹰下意识地朝着门外的广场望去。

    到处充斥着的嘈杂的声响,这令少年不由回想起了昔日的校园时光。然而,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另一番喧嚣的光景,三教九流的犯人如卑微的蝼蚁,忙碌着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有倚在角落里对墙发呆的,有不知何故鬼哭狼嚎的,有对着墙头与空气练拳击的,还有些彼此邻近的囚犯则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地传递着违禁品

    或许,放风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少年默默地想到。

    但是,这个想法并没用保持多久。少年便看到了对面开启的金属门中走出了一个穿着囚服的白人。三四十岁的年纪,长得魁梧有力。可是,就在这个白人走出金属门的一瞬间,突然,广场中有人从袖口中拔出一把尖刀,疾步上前,异常生猛地捅向了猝不及防的白人的腹部。

    啊——啊——

    伴随着尖刀清脆落地的声音,刚遭暗算的白人顿时横倒在地。张开嘴,发出沉重而浑浊的呻吟声,而他的身体也慢慢踡成一团,痛苦地在地上不停扭曲翻滚。

    呼——呼呼!哈哈!耶

    像是一群受到血光刺激的鲨鱼,这一刻,广场上的囚犯忽然一下子兴奋起来。他们一边围了上来,一边开始起哄,发出嗥叫的声音,整个广场顿时陷入了某种癫狂的状态中。

    好!快做了他!上啊——

    潮水般起落的喧闹、警笛与戒严广播声令这里看起来即将摇摇欲坠,掉入地狱。

    尽管对可能面对的糟糕情况已有心理准备,但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付传鹰仍不免一阵心悸。

    警戒的机器人很快便将聚拢的人群驱散了开来。受伤者和袭击者也被押送到了不同的地方。但是,那种被血光激发的兴奋却弥漫在整个广场上。看着囚犯们嗜血兴奋的眼神,付传鹰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也许是少年站在门内许久没有动作,身后的警戒机器人开始发出警告。刺耳的警告声,让整个喧嚣的广场一下子将目光投射过来。

    如同饿犬看见了食物,又似穷鬼挖到了钻石。

    整个广场瞬时间寂静了数秒,然后更加喧闹的声音便如沸水一般冲破了天际!

    哇哦——哦!

    被机器人强行赶出门外的付传鹰突然有了一种羊入狼群的感觉。

    小心翼翼地走在人群中。感受着众人眼神中传来的不加掩饰的**,少年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孰不知,这种小心翼翼更让那些心理有些扭曲变态的囚犯们欲火如炙。

    突然,少年像个受惊的兔子捂着屁股猛地往前窜了三四米!还没来的及看是谁袭击了他,边听道一个陌生而轻佻的声音悠悠忽忽地飘进他的耳中。

    欢迎来到地狱!

    循声望去,一个身穿白色紧身t恤、藏青色囚裤,留着一个大光头的中年矮个男人扭腰晃肢地走了过来。笑眯眯地凑到付传鹰跟前,一双欲求过度的眼睛里露出垂涎的色泽,他肆无忌惮地上上下下地扫视着长相俊秀的少年。四周的囚犯慢慢地围了上来,将两人圈在了原地。

    付传鹰暂时没有动,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他注视着中年男人,握紧地拳头和起伏地胸口表明了少年此刻的内心似乎并不平静。

    唔,阿尔诺,你的小情人看起来生气了!囚犯中一个充满了幸灾乐祸地声音调侃着付传鹰面前那个被称做阿尔诺的中年矮个男人。众人不由地发出一阵恶意的哄笑!

    阿尔诺得意的晃了晃,突然朝着少年做了一个很是下流的耸胯的动作。

    别着急,甜心。我会好好啊!该死的!你敢动手!阿尔诺耸起胯部被瞅准时机的少年狠狠地踢在了要害上。这是一个几乎让所有的男人都魂飞魄散的动作,要害处传来的剧痛让阿尔诺像只煮熟了的虾子,他蜷缩着身体,委顿在地,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但是这种在公众注视下被人踢中要害的羞辱,让他咬牙切齿地叫道:给我抓住他!!!

    那围观的人群显然是和阿尔诺一伙的,闻言一拥而上,准备将付传鹰制服。少年奋起反抗,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便被打到在地,挣扎着被人控制起来。

    老子要干死你!

    缓过神来的阿尔诺恶狠狠地说道。

    一个平静地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付传鹰循声望去,只见人群中自动分开了一条路。一个魁梧的男子领着一群人出现在付传鹰的面前。

    魁梧男人身后的人群中,少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优雅的键盘手马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