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猎影:第十一章 过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这只是一个幌子,这些反对他的人最终都成为了神恩研究所的实验品。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为了掩人耳目,孤岛监狱开始有罪犯入驻,渐渐的这座监狱也就成为了正规的监狱。

    而小丑,也成为了联邦黑暗中的掌控者。

    付传鹰和唐清渊的见面是在一个下午。

    这一天阳光明媚,但身处监狱的他们却丝毫没有感觉道阳光的温暖。因为,再温暖地阳光也照耀不到黑暗的角落。

    付传鹰像个求学的学生一样端坐在光脑旁,屏幕上是一个信号源,尽管看不到对方的脸面,但是少年能够想象到一个慈眉善目的温厚长者的形象。

    马克和斯坦森在网络的外围警戒着,确保没有其他人打扰这场谈话。

    时间就这样静默着,一分一秒的悄悄的流逝。直到屏幕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是我,先生。少年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探寻,一丝期待。

    是不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我会直接称呼你的编号而不是名字?老人平稳的声音透过屏幕,显得的有些沙哑:这是我的职业习惯,入狱二十年,我都没有改过来的职业习惯。

    可我已经习惯了,先生。付传鹰回答道:在孤岛监狱里,名字可以是假的,犯罪履历也可以是假的,唯独编号是真的。一个编号代表了一个人。所以,在这里我更习惯您称呼我为编号。

    你是你,是。即便隔着屏幕,少年似乎也能感受到老人的目光:不一样的,你们不是一个人。

    付传鹰心中一凛,声音有些颤抖:您知道?

    我能猜到。老人的声音充满了沧桑:毕竟你我拥有着同根同源的力量。而这种力量

    深吸了一口气,老人的声音如惊雷般在少年的耳边响起:就是我创造的。

    端坐的少年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冻住了,再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甚至于,他自己的心跳也似乎在瞬间停顿了下来。

    他只是如一根僵硬的冰柱般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光脑的屏幕,脑海中再也没有一丝的其他想法,只回荡着两个字:小丑!

    你付传鹰艰难的张开口,声音中竟变得沙哑异常:和小丑是什么关系?

    小丑么?老人似乎陷入了思考当中,半晌才幽幽的回答:这种力量我只在一个实验体的身上实验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你说的小丑。

    实验体?少年敏锐的抓住了关键字。

    是的,实验体。老人肯定道:我是一名生物科学的研究者,研究的课题是人体极限潜力开发。你说的小丑应该就是我的一个实验体。我现在还清晰的记着他的实验记录编号

    老人说着停顿了一下,声音中充满了肃杀:实验体编号!

    死一样的沉默。

    这就是你找上我的原因么?过了半晌,付传鹰沉声说道。

    同样的力量,同样的编号。老人叹息着:我怎么可能不多想。

    所以,你放不下心中的执念,主动找上了我。少年盯着屏幕:你原本以为漫长的牢狱已经磨平了你心中的仇恨。但是,我的出现却让你意识道,你的仇恨并没有被磨平,反而如酿酒般随着时间愈发醇厚起来。

    你想要通过我了解仇人的信息。付传鹰停顿了一下:我也一样,我也想了解一下他的信息。我也想知道,小丑是如何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对面传来了老人赞叹的掌声:你的意识很敏锐。但你猜错了,我对小丑有敌意而无仇恨。在这个孤岛监狱里,不乏有冤屈入狱的,但更多的是像我一样的真真实实犯过罪的罪犯。漫长的牢狱让我有了足够多的时间去审视自己的过往。既然你想知道,那么听我讲述吧。

    我叫唐清渊,华裔,是著名的恐怖组织神恩的高层之一,绰号‘博士’。我负责整个神恩内部的非法生物研究。包括但不限于生化武器、人体战力提升等科研项目。小丑,姑且就这么称呼他吧,就是我研究人体极限潜力开发的时候,从战场上带回来的一个实验体。

    那是神恩和华国的一场小规模的战役,目的是为了测试新的生化武器以及对新型改造人战力进行评估。当时,小丑是华**方潜伏在神恩的间谍,在这场战役中被华**方误伤。我在进行战场数据采集的时候发现了重伤濒死的他,然后,我将他作为实验体带回了实验基地。

    等一下!付传鹰打断了老人的回忆:你为什么会选中重伤濒死的小丑,神恩应该不缺实验体。

    不错,以神恩的资源来说,确实不缺实验体。但是小丑是一个例外,他是一个修炼者,身体里有真气。

    那是华国古代传承的一种力量修炼的体系,现在只有极其少数的人在修炼。但是很巧合,我因为出身于一个古老的家族,也会这种力量修炼的体系。所以当我发现他拥有真气的时候,便决定救他一命,而他将成为我绝佳的实验材料。

    小丑的出现为我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方向,我突发奇想的将生化研究和真气修炼组合到了一起。然后,我创造了一种新的病毒。

    唐清渊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停顿了一会儿,才接着叙述:

    新病毒的名字叫做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