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天帝:第五十四章 挽歌河内洒灵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突然,林落一个激灵,仿佛想起了什么事情,随即高兴地说道:对了,污染源,污染源在哪?

    什么污染源?灵尊听到林落激动地声音问道。

    就是三尾灵须鱼液啊,现在余则帆也在河里,我倒几滴到河里,万一他喝了这河水,那岂不是想到这里,林落剑上露出久违的猥琐笑容。

    林落从天灵书里取出玉**,轻轻往河里倒了几滴。三尾灵须鱼液无色无味,只是有些粘稠,进去河水里便是瞬间与这河水融在了一起。

    余则帆向水底游去,可是身处挽歌河的中央,河水较深,无论如何往下游,始终到不了河底。不过让余则帆意外的是,林落入水片刻后,自己便也跟了下去,只是在这周围却都没有发现林落的身影。

    余则帆得到的情报是林落的最终目的乃晴荒城,那么些挽歌河是他必须渡过的地方,只要在岸边等着林落即可。想到这里,余则帆便是不再停留,向对岸游了过去。

    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余则帆便游到对岸,此番对体力有所消耗,以至于刚到岸,便是疯狂喘着气,口干舌燥。

    随后,余则帆蹲了下来,双手捧着打起河水,小心翼翼地向嘴里倒了进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河中的一处水草,林落露出半个头,正偷偷地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仿佛这一刻,林落已经等了很久。

    嘿嘿,等着拉肚子吧!

    阴雨蒙蒙,挽歌河边,林落独自站立着,静静地望着对岸的森林发呆。

    这几日,林落一直西行,今日总算是到了挽歌河边,只要渡过挽歌河,走出前面的那片树林,便到达晴荒城,距离那紫蛟复魂丹也更进了一步。

    虽说如此,林落心中依旧有些放不下柳家,回头望了望,却看到身后的小路上,一个黑色身形正朝这边赶来。

    林落眯着眼睛望了去,发现此人便是那日在烟雨镇遇到的人之一,此人速度不快,仿佛有意跟林落保持着距离。

    林落看到这里,微微笑了笑,他知道赵礼如此这般主要是因为他忌惮三品噬火蛛的实力,即使是找到了林落,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林落不知道的是,赵礼走一路,便标记了一路,留了许多记号,企图拖住林落便可,至于处置林落,想必学堂有着打算,只要是他们寻着自己的记号,便可赶来。

    想到这里,林落摇了摇头,不想与之纠缠,只要渡过了挽歌,这赵礼便是再也跟不上自己,于是向河边走去。

    挽歌河自西向东流去,林落左右望了望,看到距离自己一百米左右处的河边,一搜木船正停泊在河边。木船上有一个中年人,身着蓑笠,拿着木瓢将木船里的水向河里泼去。

    林落走了过去,突然,林落的脑海里响起了灵尊的声音,此人有些不简单,你要小心!

    听到此话,林落点了点头回头望了望赵礼,若是不渡河,等到学堂的人都来了,自己便也危险了,于是林落步子没有停下,依旧向河边走了过去。

    林落走到船边,脚步踩在草里,刷刷作响。听到有人靠近,船家抬头看了眼林落,便是又弯下腰去,继续舀着船舱里的水。

    船家,生意还做吗?我想要过河!林落试探性地问道。

    当然做啦,我这大半辈子可都是在做这生意!中年人头也不抬地说道。

    嗯,过河要多少钱?

    五个灵币!

    林落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便是走到船上,想要往船篷里去。

    突然,船家挡在了林落身前,笑嘻嘻地说道:公子,这篷内没有整理,老朽孤身寡人惯了,里面气味可不好闻!

    林落觉得有些古怪,摆了摆手,便是回头,站在船头。小雨淅沥沥地下着,林落只得用手挡在头上,但是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小木船飘飘荡荡地离开了岸边,向河中心驶去。林落回头看了看岸边,发现赵礼并没有离去,正站在岸望着自己,林落隐隐觉得赵礼嘴角处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突然,林落记起了自己还未支付报酬,便是从怀里掏出五个灵币,向船中央正在趟桨的船家走了过去。

    船家,这是五个灵币,您收好!

    船家伸出右手,那是一只结实却白皙的手,林落看到这里,若有所思,随即嗤笑一声,手掌变换,落英掌一式送出,击向船家。

    果然,船家右掌迎了上去,林落被反震得向后退了退,而船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你是灵气学堂的人吧!

    突然,船家脱掉了身上的蓑笠,露出一副诡异地笑容,望着林落说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